昙骨

小学生智商 幼稚园写作
已经和林在范结婚了

《葡萄》

很无奈前面放了两次都被屏蔽了……只能放wb

我是真的(…)不知道哪里有敏感词。

Cp:范二/有尔

OOC算我的
8000+小清新乱写慎入

链接:
🍇🌴🐢🐜🍇

《一家洗脚城》二十

二十



ALL嘉/



Chapter.20


“我是说,他们怎么样了?”林在范手里是朴珍荣的牛皮本子,这几天的生意他都记着,一单单忙地他算是理解朴珍荣以前是怎样的忙碌,叹了口气对着支支吾吾的崔荣宰。
段宜恩站在一边,脸色苍白,昨晚被林在范送去医院急救的时候果不其然得到了医生“再不住院治疗就没救了”的回复,本人却利落地摇摇头,说不要。林在范当然不准,却被比自己年龄大的哥哥狠狠踩了一脚,这时候倒话多的段宜恩硬是给林在范讲了一大通道理,其实对方也没听进去,只是每三句话里都要出现一个王嘉尔让他更加忧愁。

他又叹了口气,崔荣宰知道瞒不过去了,把在电话里听到的东西都讲给林在范听,人一听完那平常凌厉的眼神更加冷飕飕,“后来你打电话了吗?”

崔荣宰摇头。

“去喊金有谦。”



“其实和有谦没有关系,他又不是本家的孩…”
“让你去喊。”



事发突然,朴珍荣是在林在范和金有谦动手前打电话回来的。嗓音沙哑,说自己没事,bambam去摸方向盘的时候车子撞到了人家的房子上,前排玻璃被压碎,车子停下来了,人受了重伤。

朴珍荣说完了就挂了,以为上一句话尾音的那段呜咽和些许颤抖没被林在范听见。

“……你回家,把家里的事解决完再来。”
林在范指着大门口,对着憋红了脸的金有谦道。
“和你的约定是,我把洗脚城洗白,你给家里人好好说,既然你爸爸已经决定接你回去了,那就不要再辜负他了。”

金有谦一直一直,都在“私生子”这个名称的阴暗下苟且而活。
林在范也一直,利用洗脚城来同朴珍荣一起做着黑道的交易。
现在一切都变了,既然已经想好了每个人以后的归处,也有了一个改变了大家的人,是时候说出结局应该有的台词了吧…?




“bambam回去了?”王嘉尔声音陡然拔高。

“回泰国,回去找他女朋友了。”朴珍荣推推鼻梁上更显得他斯文败类的金框眼镜,眼睛一直盯着记账本,余光全留在面前这人身上。

“……这么扫兴啊,我还想他回来找他一起去玩…”对面的人塌下肩膀,撅巴着小嘴的往朴珍荣肩膀一靠,被靠的人身体紧绷,一怔,生怕被发现不对。
“我还留着上次一起去拍的大头照呢…”


放心,他在医院里呆的好好的呢。

朴珍荣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口。他咂嘴,假装没有在意。

王嘉尔把大头照保存的好好的,自己的钱包夹层里,只有那一张照片。
以后换钱包了,也还是会把那张大头照保存的像新的一样,因为是最后和那个人的回忆了。


“对了,是不是说有谦也要走啊?”
朴珍荣挑眉,嗯了一声。“在范哥都告诉你了啊?”他斜目一瞥王嘉尔头顶,控制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捏紧了本子。

“他…呃,给了我这个。”


朴珍荣不想也知道,是林在范的结婚请帖。

唉。
他叹气,不知道怎么回答对方,大眼睛抬头看着自己,像是在问,该怎么办。
带着伤心难过,带着不解疑惑。
朴珍荣真实地想揪着林在范耳朵把他的头送进马桶好好洗一遍。

王嘉尔也没特别有感触,就是郁闷。他也没什么特别伤心的点,以为自己不是会很在意的。但是他就是不想说话。
整个人低沉,气喘不上来,堵在胸腔正中,上不来下不去。


长长叹了口气,气尾都带着颤抖。
“我好无奈…”


王嘉尔觉得自己真的是惨爆了,无缘无故被喝醉的金有谦上了不说,人家事后对自己什么都没说,一旦见了自己就跑得远远的。还被林在范几近强暴一般的对待,以为能受到安慰,没想到屁股还没擦干净,就被对方告知要结婚了。
朴珍荣动动指尖,戳了戳他。


“如果可以的话,我的肩膀你也能靠靠的。”

他一瞥,摇摇头。朴珍荣太可怕了。



“Jackson!”段宜恩的身板艰难地推开大门,进到大厅再放任门回到原地,看到收银台处和朴珍荣聊天的王嘉尔眼睛一亮,跳着跑了过去,笑的嘴角虎牙尖尖露出。

“……Mark,你来啦?”

“Jackson,好想你!”

朴珍荣半睁着眼看两人抱在一起,内心滋味说是不好受是肯定的,想了半天才开口,“Mark哥,身体怎么样了?”

“没有大碍,没关系,谢谢珍荣。”

王嘉尔挣脱段宜恩的怀抱,大眼睛圆溜溜的,“Mark得了什么病吗?”


“是感冒而已,不碍事!”


朴珍荣眨了眨眼睛嘴角下撇,不明白段宜恩为什么骗王嘉尔。转转脑子仔细想想也是,他的病说出去得让那人吓死,现在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忙,再照顾一个崩溃的王嘉尔已是难事…还是不告诉的好。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颤抖的手拿不动本子,啪地一下掉在地上。

听到大动静的走林在范走过来弯腰慢慢替他捡起来,然后伸手递给他。
“怎么?纸上生死看多了还怕这种真实…”

“闭嘴啊哥。”

“………明天我去看bam,完了带你去一下婚礼酒店…”

“你是不是早就定好了啊?王嘉尔怎么…”

林在范咳嗽一声打断了朴珍荣的话,哽咽了一口表情不怎么快乐。
“没有结局的事就让他继续发展成大型连续剧吧,但是我本来就不是主角,中途因为某件事退出而已。”







TBC

《一家洗脚城》十九

十九


ALL嘉/


Chapter.19


实话是那么说,段宜恩知道王嘉尔新家的地址后,就一直记着了,虽然之后没有来过几次,但还是心里头一个永远都不会忘的地方。
两个人在楼下有点昏暗的楼梯口,王嘉尔的手被对方强制拉着,自己的手冷冰冰的,对方和自己相比则暖和许多,摸久了就不想离开了。路灯暖光倾泻洒下来,是故意一样,将段宜恩整个面庞都洒满暖金色,一直不动的面部表情此时柔和起来,看的王嘉尔心下舒服得不得了。

不要再感冒了。段宜恩轻轻说。

王嘉尔闷闷嗯了一声,酷酷的烟嗓只剩害羞的意味。段宜恩抿嘴笑了出来,肩膀跟随着他的动作抖动,彼时冷漠的男人在此刻温暖的像火,王嘉尔一手掌轻轻推了人一把转身咯咯笑着跑上了楼。
段宜恩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抬头一见楼栋里的一扇窗户被打开,王嘉尔的小馒头脸露在窗边,可爱的紧。
“快回去吧!路上小心!”

“明天见。”段宜恩低吟一声,也不知那人听见没有,道完就转身离去。
王嘉尔双手撑着一张红彤彤的小脸,看着段宜恩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出欣喜的弧度。



男人扶着砖瓦墙壁步步艰难地走着,胃部翻涌上来的不适感蔓延全身,绞痛之感令人神经紧绷到大脑疼痛不已,一股热感自腹部爆开,段宜恩感觉喉头一痒,不自主在墙角呕出一滩浓血。
鼻头疼痛,呼吸的空气都好像带上了刺激的有害物质让人难以接受,颤巍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犹豫许久再也坚持不住拨通了林在范的电话号码。

“喂……在范。”沙哑无力,用尽全身力气。

段宜恩在角落拐口处瘫坐了一时半会儿,明明是冷风偶尔呼啸的夜晚,他的额前大片汗液却沾湿了红色发丝,呼气声都显得是垂死挣扎前最后几口而缓慢又沉重。他的身旁没有路灯,更让他整个人都被黑夜渲染上了一种寂静危险的感觉。


林在范十几分钟后开着车匆匆赶来,看到的却是在路边即将倒下垂着头的段宜恩。





“朴先生,这还是让我好好想想吧。”
肥头大耳的黑社会头头嘴里叼着根雪茄,大金链子手上脖子上戴着,bambam轻嗤一声,拉着朴珍荣的手准备让人站起来不要再对牛弹琴。

“…金先生,这批货如果直接运出的话实在危险,您要知道,不仅仅是金家这里的地方会被查出来,连本家都可能会收到牵连,我……”

朴珍荣准备撒开bambam的手,却发现对方的手劲儿极大,侧头狠狠瞪了一眼对方做了个凶狠样子威慑,但显然对小孩儿没什么用。
金老大那边听了朴珍荣的话也是愣了一愣,和身后一个戴眼镜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老头子交流了几番。正过头咳嗽几声,还是肥眉一挑,大手一挥,把这两小帅哥送出去。




“呸,那老头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狗!”
“……这一窝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朴珍荣和bambam原本计划依旧坐来时的车子回去,却被安排到另一个出口,送客的管家面无表情说这条路更近,他们自己的司机早就已经回去了,所以由金家“好心”给他们安排车辆。

两个人不笨,隐约察觉到什么不对时,一瞬间便被冲上来的保镖给推了进去,面对壮如牛的保镖群体一个只有脑子一个只有美貌皆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看着已经开动的车子咬紧牙关,对着后视镜里偶尔瞥他们的司机狠狠剐过去泄一点愤。


Bambam打通了崔荣宰的电话,细腿一抬翘起了二郎腿,朴珍荣握着手里的文件静静想着回去该怎么和林在范交代,估计又得一顿吵,还得把金有谦扯进来。不禁扶额叹气,手指尖用尽到泛白,整个人都气色差了。

“荣宰哥,你哪儿呢?”

“啊……我和珍荣哥谈好了…没,那死肥佬没同意,烦死了。”

“真的没用,你先帮我和在范哥说说……我…”


“哎。”朴珍荣轻轻提醒了一声男孩儿,对方翻个白眼嘴角扯扯,正准备张口,车子突然间停下。他无法控制地前倾整个身体,柔软的舌头因此被尖牙狠狠咬到,皱着眉倒吸一口气抬头准备质问司机时,目光直视到前方的情况。

“……珍荣哥。”

朴珍荣拉拉bambam的手,“别怕。”

手机里的崔荣宰还在问着发生什么,响亮的大嗓门没有开免提就清晰听得到,朴珍荣抢过手机凑到耳边,“别担心我俩,没事。”然后在bambam的愣怔注视下关掉了来电。

司机早已口吐白沫头垂在方向盘上,车子里只有两个活人,正向着人烟稀少的郊区高速前行。



王嘉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眼皮一直在跳,半睁着双眼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隔着在黑夜里分外白亮的手机屏幕顿了一下。

已经凌晨三点半了,他还是没有睡着。






TBC

《京城》【ALL嘉】

人物严重ooc,甜虐不定,瞎写
古风向/慎入
ALL嘉



C3.



“都拿去都行。”金有谦笑呵呵向后挪了挪自己的脚步,又看看自己手上那块被自己咬了一口的豆沙糕,“这……这块被我咬过了…”

“我不要你咬过的,其他的都要,谢谢你啦。”王嘉尔嘟嘟嘴,向金有谦轻轻弯腰鞠躬。他看面前人衣裳不凡,身边又跟着管家,那管家一口一个“公子公子”叫着,想来该是什么贵族,谨慎点还是好的。

朴珍荣挑眉一望金有谦,便知此人身份不简单,没有王嘉尔略肤浅的见识,犀利的眼神瞥到了金有谦腰间一圆环金佩才略想这人该与皇宫有关。圆环金佩上的字看不清,却也能视到几字,明显的只刻有那个名字。

金有谦,大将军。


啧,他咂嘴,难办。


“珍荣,我想你也吃不了多少,这剩下来的该够你吃了,你看行不行。”王嘉尔将纸袋子递过去,朴珍荣低头看看,里面几块白里透红的豆沙糕,没什么表情,点了点头,“多谢。”

“诶……那个,我帮你付了吧,相见即是缘,不如…………”

“王嘉尔,这位是珍荣。”

朴珍荣一眼都没给金有谦,“小生姓朴,名珍荣,是个寒酸书生。”

金有谦自王嘉尔进店就开始注意他,自然也不会忽略一直跟在对方身后的朴珍荣,表面上是个书生模样的男人,却被金有谦发觉不对。金有谦自小习武,内力外功都能算得上京城名人前列,能辨别朴珍荣内力气息与常人不同,步伐中看出人内力平稳整个人又饱含力量,算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可人家说自己是个书生,自己当场戳穿又没什么意思,脸上带笑点了点头,“在下金有谦。”


金有谦替王嘉尔付了豆沙糕的钱,大眼睛的小孩儿对他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金有谦那叫一个耳朵都像包了蜜一样甜,眉眼弯弯笑呵呵像个傻子。
最后一句自然是朴珍荣的内心想法,他对这个小屁孩儿嗤之以鼻。
他现在也要去“科举”了,和王嘉尔打了招呼,说考完和他城外寺庙再会,对方欣然答应。

金有谦站在王嘉尔身旁看着朴珍荣的背影,冷笑一声。被王嘉尔拍了拍肩膀,又变了脸色,笑嘻嘻向那人。手上一阵温热,反应过来已经被人拉着进了一条小巷子。
王嘉尔比他矮上不少,此刻在他肩膀一个高度抬头看他,不过那张漂亮的小脸儿配上他严肃的表情,还真让人进不了画面。


“嘿你,认识段宜恩?”



金有谦脸色就变了。



当今能有几人可以直直喊出皇上的名字?反正他是没有喊过,他一喊那就是赔上性命的决定了。金有谦的嘴角有些抽筋,好不容易缓下来了,又听到对方一句让人差点站不住脚的话。
“告诉他,我除非是死,不然不会回皇宫的。”

这话又哪是和金有谦说的,明显是对房顶上从朴珍荣离开之时就出现的白衣男人说的。

林在范一身月光似的白衣蹲房顶上眨眨眼,暗自想到小孩儿还挺聪明的。哼声而笑起身,轻盈一跳,落了地,正好堵住了王嘉尔的后路。


“看在你这么聪明的份上,我就不和皇上说我发现你了。”
王嘉尔惊异,“当真?我可没有武功,打不过你们两个。”
金有谦有点委屈,娇声奶音都有些变调,但更多掺杂了一些少年几句必有的调情在里头,“你这小身板儿怕是连林师兄一掌都受不起。”

“你话真多,臭高个。”

金有谦一怔,小少爷大将军哪里被人喊过“臭高个”,有点气的想张口反驳,被林在范一脚踢远了。
他趴在地上捂着腹部缓缓艰难地坐起来,头有点晕,林在范想自己刚才一脚明明没用不少力气,看来小子最近是缺少锻炼,也没说什么好话,“你小心点,这是皇上要的人。”

“你刚刚还说不跟段宜恩讲发现我了的!现在就要抓我回去啊?”

林在范的视线从面露苦涩的金有谦身上转回去,落在王嘉尔被气红的脸上,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笑了出来。“真像个小馒头。”

……?小馒头?
王嘉尔气炸了!

“你说谁呢!!谁是小馒头!”

“你啊,小馒头。”

“我我我……我不…”

“敢拒绝就把你拎着见宜恩去。”

王嘉尔一愣,宜恩?金有谦也跟着一愣。

林在范挑眉,抱臂看着王嘉尔,一双桃花眼中是势在必得的笑意。
“怎么,我和皇上关系好,你怎么有点酸的样子?”

“我才没有,段宜恩那个老病根,谁愿意看他……”


王嘉尔转身,气呼呼踢走了脚边一块无辜遭殃的石头。


林在范侧头对身后已经歪歪扭扭站起来的金有谦挥了挥手,“记得随时给我报备那个人的情况。”
那个人,不用说,就是朴珍荣了。金有谦认命点点头。


林在范说罢,一手拎起背对着他的王嘉尔的后领子,左脚在地面一蹬便飞上了房顶。


“你放我下来!!!!我怕!!!!!”





TBC

《一家洗脚城》

18


ALL嘉/



Chapter.18


王嘉尔从来没想到,林在范是这样一个宇宙级别的大渣男!

他奶奶的,他要结婚了吗?

王嘉尔看着正低头替自己清理身下的男人的头顶,对方的发质看起来很柔软,他缓缓伸出手,揉了揉那头毛。

林在范迷茫抬头看他,左眼皮的两颗小痣上下跳动,整个人更陷进王嘉尔的身体里,歪头笑的灿烂,硬是拉着人再来了一回。


从仓库出去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林在范担心王嘉尔的腰,对方走起路来歪歪扭扭的姿势一看上去就知道被做了什么。他也有点后悔,不过秉承着走一步算一步的想法,其实也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在范。”


“嗯?”



段宜恩坐在大厅的休息座,他换上了便服,外面套着棕色呢子风衣,他真的很瘦,不过最近好像更虚弱了一点。

王嘉尔感觉到林在范眼神一瞬间的变化,但他没想到那是什么,他也不想再回想一遍。

“我送Jackson回去。”

林在范转头看向王嘉尔,似乎有什么想要说出口,直至他瞥了一眼黑暗里安静坐着的段宜恩,那人一半的身体被黑暗所包围,外面的灯光打进来把他修饰得像是恶魔又像是精灵,眼睛里叙说着只有他们两个人懂的事情。他的手有些颤抖,握紧了。

“去吧嘉尔,Mark很靠谱的。”

王嘉尔感觉到后背被林在范拍了拍,他艰难动了动脚步,看到段宜恩从休息座上站了起来,他才慢悠悠扶着自己的腰走过去。

面对这个人,他总有一种特殊的惧怕感,因为他的眼神里一直藏着王嘉尔不想知道的东西,他一直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就和段宜恩一样记在脑海深处很多年,总是对那时候的邻居家小孩念念不忘。但他没想到,最后两人会是以这种身份见面。

如果我忘记了你,笑着和你打招呼,你也笑着回应我,脸上的灿烂笑容温暖了我整个身体,我们互相介绍自己,最后成为了好朋友。那该多好。

可是段宜恩告诉自己,他喜欢王嘉尔。



“唉……”王嘉尔裹紧了身上林在范给自己的大衣,叹气。

“……jackson怎么了?”

“啊不,不要叫我jackson……”


“你就是jackson。”
段宜恩偏执的要死,一路上都在王嘉尔耳边喊着“jackson,jackson”他皱着眉头狠狠撅起嘴,时不时看向那人咬牙示狠,两人并肩走在夜晚右侧的人行道上,偶尔马路上呼啸过的车辆路过他们带来一瞬间的光芒,王嘉尔可以清晰的记住段宜恩眼里饱含光芒的样子。




“Mark的病真的不打算告诉王嘉尔吗?”崔荣宰慢慢从拐角处走出来,林在范站在门口背对着他,月光洒下来的银光给他铺上了一层不可触碰的感觉,崔荣宰在黑暗里站定不动。


“早该结束了,荣宰。”
“Mark既然要我们保密,那就听他的,他是大哥。”
“……听我说。”
“你也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了,荣宰。”
“你唱歌真的很好听,是这里委屈你了。”
“……一切都该结束了。”


崔荣宰直到刚才一直坚强挺着的肩膀终于耸了下去,他低着头,嗯了一声。
本来就已经打算的事情,在因为突然闯入的王嘉尔而搁置了近两个月,现在终于要回正轨了。

不止是崔荣宰要离开,在这之后,他们的计划会没有漏洞地完美进行,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有他们知道。
而王嘉尔,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那哥你又是怎么想的呢?”

林在范一怔,转头看向崔荣宰。
“我要结婚了啊,荣宰。我没有想什么,我只是觉得……呃…有一点难过。”


林在范的表情像要哭出来一样的满脸纠结,他大口呼吸,崔荣宰可以看得到对方的手臂轻轻颤抖,感官被无限放大的夜晚他好像能接收到林在范身上全部爆发的情感,一种几乎没有希望的挣扎。
“她很好,就是上次……你们见过的,那个扶嘉尔的女孩子,是不是很好?”

“……我的天,我的脑子里怎么全是王嘉尔。”


林在范眨了眨眼,撇过崔荣宰,跌跌撞撞地往回走。

王嘉尔给所有人下了一种奇怪的魔咒,一种叫喜欢的魔咒。其实仅仅是喜欢而已,扼杀是不难的事,但是人是贪婪的,一旦尝到甜头,便开始无止尽地需求。
直到喜欢变质,还是要去触碰。




——————




“我不想回去。”金有谦乖乖站在自己父亲面前,嘴里却说着忤逆的话。
“我喜欢一个男孩儿。”他低着头,可以想象的出面前男人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本以为是什么肉体上惩罚自己的结果,没想到得来的只有一句“不许回去”这样残忍的话。

不许回去的意思是,永远都不能见到王嘉尔了?

他抬头,捏紧了拳头。





TBC

《京城》【ALL嘉】

人物严重ooc,甜虐不定,瞎写
古风向/慎入
ALL嘉/cp如本章tag

因为之前重发了两遍都被和谐了,不知道哪里有敏感词……
没有车,只有链接

↓全文C2

全文

《京城》【ALL嘉】

《京城》


人物严重ooc,甜虐不定,瞎写
古风向/慎入
ALL嘉/大概是猪尔范二宜嘉有尔,很良心的先打本章有的cp tag



C1.



“小二!”男人独自坐在窗边悠闲看着京城里来往的人马车辆,毫不在意大厅里的几道视线汇聚在自己身上,自然地收回在翩翩衣衫下的那截雪白的手腕抬起支撑自己的下巴等着小二过来。


“小二!”他沙哑的声音穿透了整个大厅,一下子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盯着他。不管是肌肉快要绷出衣服一脸凶样的江湖侠士,还是整个人举手投足间都透露仙气的贵家少爷,一袭黑衣深藏不露的公子,视线无一不黏着在他身上。
王嘉尔一怔,莫非他一喊出了什么笑话不成?

平时可没有接触过这种店铺的规矩,可别闹了什么笑话才好。他眨眨水灵的大眼睛,不知这群人停下是什么意思。
等了半天还是没有人屁颠屁颠跑过来问他客官需要什么,他也不想了,转头咬咬下唇,清了清嗓子。

“小二!!!!”


“诶哟诶哟这位客官~”果不其然,从后厨钻出一个小子,满脸油腻笑容王嘉尔看得就无奈气极,托下巴的手腕伸出来狠狠拍了一巴掌小二的头,倒看到对方油腻的笑容更甚,不禁起了一手臂鸡皮疙瘩。

“呃……点,点菜。”他挑起黑眉,抿着红润的小嘴晃晃头,屁股都向窗边挪了挪,黑白分明的眼珠圆溜儿转了转想了想便噼里啪啦报出一大堆菜名。

“糖醋炒肉,桂花鸭,爆炒田鸡,草菇西蓝花,鸡丝银耳,罗汉大虾,片皮乳猪,果酱金糕……”

一串下来,小二的手都要写断了。
“都给我包起来,带走。”

“啊?”小二写到最后,虽然把“带走”两个字写上去了,还是抬头疑问了一遍。

“没听清吗?我说带走!……唉等等,再给我加一包豆沙糕。”

少年点完了菜从怀里掏出一叠票子数着钱,数量之多把小二眼睛都看傻了,直直愣愣看着男孩子把钱递过来,应和几声又换上那副油腻笑容,跑去了后厨。


王嘉尔又开始托腮,衣袖沿着成垂直的手臂滑落至手肘处,露出一截看上去又嫩又软和的白藕,大厅里竟一同响起咽口水的声音。
少年的长相青涩中不乏女子的娇媚,却无一点过分女子气,没有矫揉造作的神态和摆弄,一来一去让人一下子就清爽了许多,心下舒畅。


“公子,那小子也太不讲究了,竟把一段手臂都露出来…当真没有教养。公子还是……”

“闭嘴。”华服公子狠狠瞪了一眼身旁的八字胡管家,末了视线又转回王嘉尔身上。“你看他腰间佩的是什么?”

管家只好瑟瑟撇过头,在看到公子所指的东西后,不料惊呼了一声。

“惊……惊鸿!”


大厅寂静。


王嘉尔身形一怔,惊鸿?
他空出来的一只手顺着自己腰线摸下去,指尖触到了那块冰凉的玉。
这是他家的祖传宝玉,名唤“惊鸿”,不知十几前朝的皇帝赠予他前辈的,就传了下来。到了这一年,王家被恶人陷害污蔑谋反之罪,一夜之间全家二百一十四口上下除了一个受皇宠的少爷,皆死于刀剑下。

世传“惊鸿”半拳大小,薄如羽翼,通身剔透,清冷又远离世俗,被王家那个少爷收着做护身符。

金有谦嫌弃踢了踢呆愣的管家,凑他耳边问,“是不是叫王嘉尔?”

“回少爷,正是。”

“派人跟着。”

“……是。”



王嘉尔两手各个大包,大摇大摆地从京城路上走着,不顾及旁人的眼光,从城门出一只向外走,偷偷跟着他的几队人皆是搞不懂这小子想去哪里。


能去哪儿,王嘉尔的家没有了,还能去哪里?

皇宫里虽说那个狗屁皇帝一直让自己住他那儿,可谁知是什么主意?以为自己长得好看我就喜欢了?呸。

王嘉尔随便在城外找了个路边破庙就住了下来,还从各处找来软和的杂草给自己铺了个比王家原来的床更软和的地铺。

……还是想家,他能不难受吗?


吃吃吃……吃吃吃…可他好想哭啊……
传说“惊鸿”遇良人,能指引其去往寻找几百年前前朝宝物,得到宝物者,天下无敌。
想来也是十几年前那个皇帝知道自己不是“惊鸿”的有缘人,心胸宽广,当做寻常宝物赐给王家前辈的吧。



“敢问少侠…”


王嘉尔正在破庙里吃的悲伤,突然一阵银铃般悦耳的男声打扰了他。


“呃…啊,小生姓朴,名珍荣。从梨城赶来进京参加科举,路过此地,少侠可否告知小生,京城在……”
朴珍荣说话一股子书生气息,王嘉尔感觉自己鼻尖的食物香味都要变成书墨味道了,他手一指破庙外,“从这儿往南,一直走就看见城门了。”

“啊,多谢少侠……”朴珍荣正眯着眼睛笑着,双手抱拳给坐着的王嘉尔鞠了个躬,起身时视线有些游离,红晕也不禁上了两颊。书生长的倒是标准温润如玉的相貌,一双鹿眼中饱含一层被雾遮挡的情意,嘴角若有若无总是挂着笑容,亲近又温柔。
“小生自一日前便风尘仆仆赶来,此时倒有些饥饿,少侠可否……”

“啊,一起,一起,珍荣不必喊我少侠,我叫王嘉尔。这破庙是我的,珍荣如果不嫌弃的话,待会儿休息一下,我带你去京城。”

朴珍荣也不像平常书生那样拘谨,见王嘉尔是个热心肠,也大大咧咧不在意地上的灰尘,就着用几根草扫了扫便坐了下来。

他抬头看向吃的满嘴油光的王嘉尔,从袖子里轻轻扯出一块丝质帕子,莞尔弯眸,替面前人擦去了嘴角油汁。


“嘉尔?好名字。”


王嘉尔撩了撩头发遮住已经有些烧起来的耳尖,递给朴珍荣一个鸭腿,“你……你吃!看你样子弱不禁风的,多吃点!”

书生轻轻一笑,接过鸭腿吃了起来,王嘉尔看人家就这样手拿着鸭腿啃也啃的比自己好看,心下一凉叹了口气。坐着看对方几小口下来,朴珍荣面无表情的吃了半个鸭子腿,那人又抬头看看他,说自己饱了,嘴角无油光。

“……什么什么饱了,你怎么就饱了?好吃吗?”

王嘉尔说的快,不小心咬到了舌根,倒吸一口气的皱眉样子直把朴珍荣逗笑了,书生笑起来眼角有几道褶子,叫这清冷的人更平添几分可爱。王嘉尔也没怎么在意,从装豆沙糕的布包里拿出一小块给他。

“这是我的最爱,你尝尝。”

“这是?”

“豆沙糕!”

朴珍荣盯着豆沙糕一小会儿,便拈着那小巧的糕点放入口中,竟是睁大了双眼,足足愣在那里。

王嘉尔拍拍他,“不至于吧珍荣?太好吃了所以……”

“有,味道?”书生眨巴眨巴眼转头看他,眼中全是不可置信,甚至眉眼间带上了一丝王嘉尔这个粗神经都看得出来的难过。

“甜的,豆沙糕确实是甜的呀!”

“这是甜味?”朴珍荣细细品尝着嘴里豆沙糕的味道,忽然笑了出来。王嘉尔扯扯嘴角,坐一边吃他的肉去了。还不忘把整包豆沙糕都推过去,“要是你喜欢,这包全吃了也没关系,待会儿陪你去城里再买,给你去科举路上吃。”

朴珍荣眼角瞥过王嘉尔,点点头,“那就……谢谢嘉尔了。”

朴珍荣低头看着面前的豆沙糕,陷入了沉思。




“惊鸿当真能找到让人天下无敌的宝物?”

男人一袭轻飘飘的纯黑便衣坐在旅店里,还回味着刚才那少年路过自己走出去时带来的清香味道,挑眉小酌一口桃花酿酒,更是惹人沉醉。
身旁高个的华服公子夺过他的酒杯重重放置在木桌上,表情严肃。
“林师兄,问你话呢?”


“…也许吧,如果当真是那样,为什么那小子一点基础都没有,惊鸿…还没有被抢走?”

林在范又执起酒杯,放到鼻尖轻嗅,男人的五官仿佛被神仙精致雕刻过,用金有谦说的“女娲最杰出的作品”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的了。强硬又放纵,阴柔又有劲,一颦一笑仿佛山川都被容纳在那双细长的眼睛里了。

金有谦拍拍他肩,“林师兄总待在山上修炼当然不知道这人间的事,那王嘉尔,被皇上罩着呢——”

林在范一怔,歪头剐了金有谦一眼。

“怎么说也刚过十八岁生辰,又是皇亲,这口气把皇上当什么呢?”
说着还踩了一脚。

金有谦也没多说什么,悻悻拿起筷子夹了青菜开始吃。

林在范的酒杯见了底,“我是不在意那天下无敌的宝物的,就怕有些人……”

金有谦噎住了,赶紧给自己倒了杯林在范喝过的桃花酿酒,酒水一入喉便知极其辛辣,皱着眉咳嗽呛了许久。





TBC

《一家洗脚城》

17


ALL嘉/范二/微斑嘉



Chapter.17


第二天,金有谦低着头给王嘉尔道了歉,抬头的一瞬间被林在范的拳头击倒在地。
“我没有原谅你。”林在范被崔荣宰带走,临走前转头对金有谦狠狠瞪了一眼,他的拳头紧紧攥着,骨节清晰的泛着白。

Bambam上去扶起了人,他的脸色也不怎么好,但还是替好亲故拍了拍背低声安慰了下。金有谦甩甩散乱的头发,金色发丝凌乱在他的额头上,遮掩去了一点悔意,他看向bambam,轻笑。“谢谢啊。”

那个小孩儿没回他,眼底的绝望谁都没有看出来。



“要走了,要想我喔?”
Bambam牵起王嘉尔的左手,摩挲着对方无名指的第一指节,深深叹了口气。
“以后套住这里的戒指,得是我替你戴上的。”

王嘉尔其实察觉到了不对,不是说bambam的神情已经开始恍惚,连同陪他一起去谈判的朴珍荣也在听到小孩说想和自己单独说几句话后,愣怔地点了点头。

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王嘉尔感觉已经过了几个漫长的世纪,bambam一直握着他的手,虔诚的表情让他不想打扰。
“如果我回不来,你会不会放弃他们而去想念我?”

王嘉尔的心脏搁时停顿了一下后便开始极速嘭嘭跳动。他们?原来他一直被他们认为,是要在那些人里选一个来和他走完一生。
不是这样的,不是的。


他一直处于被动,他现在想说,他更愿意一个人孤单的过完一辈子。
王嘉尔不适合他们每个人,他自己都明白。


他毅然决然,大眼睛亮亮的,嘴抿直成一条线,缓缓开口,“我会放弃所有人,然后一个人还清了这里的债,再离开。”
Bambam绝望地放下了他的手,他只听到第一句就不行了,心里还没建设准备好的防御马上崩溃成渣,小孩一直骄傲昂着的细长脖颈垂下,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王嘉尔感觉到手指上那人留下来的一点点湿意,想他应该是咸味。



Bambam和朴珍荣一同坐在黑色轿车的后排两个座位,两人的神情都很严肃,各自瞥了一眼王嘉尔就转回目光,被看的人和另外几个一起站在门口,看着那辆车渐渐行远,他的眼眶睁久了,很酸,腿也有点麻,全身好像虚脱一样。

“你跟我来。”林在范对王嘉尔说。


“金有谦是被安排在我这里躲几年的小孩,再过几个星期他就得被带回去继承家产了。”他们两人靠着二楼走廊的栏杆,林在范手里有着朴珍荣走前递给他的记账本,握着本子的好看的指尖隐隐冒着粉色,王嘉尔把视线从他手上移开,对林在范道出的事实嗯了一声。

他知道林在范没说的重点是什么,金有谦和他,也就一夜情的关系,还是自己被强迫的,有些东西他也管不了。
没准金有谦对他只是一时起意呢?

王嘉尔这样安慰自己。


林在范没看出来他在想什么,但他知道,金有谦已经在王嘉尔的生命里烙了个印。没来由的,他自己生了很大的闷气,脸都给憋红了,才打了金有谦那个混蛋一拳。
一拳,才不够呢。一想到还要看那个小混蛋几天,他就心烦。

“烦死了……”

王嘉尔听到林在范一声唠叨,垂下眼眸小嘴撇撇。

……原来自己都一直有麻烦他们啊?



“在想什么?”林在范瞧见王嘉尔脸色不好,凑近他看了看小声问出口。

“……没,没有…哥是不是嫌我烦了…”


林在范瞪大了眼,随机脸色转变的愈发不可置信与狠厉,他勾过王嘉尔的一只手狠狠攥住,不顾对方已经开始叫疼的喊声和在地上摩擦不想被他带走的脚步,硬是把人拉进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放置仓库。

二楼的仓库是堆的bambam和崔荣宰美容按摩用的化妆品,一大箱一大箱的,隐隐弥漫着化妆用品的香味。

林在范一把将王嘉尔推到了墙上,狠狠关上门,一阵响声之后,两个人之间只有寂静。

一阵慌乱之后,由林在范开始挑起的一个满含草莓牛奶香味的深吻成了最初始的原因。



★★★


啊?王嘉尔眨着眼睛,看向林在范。


“所以,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TBC

【论坛体】《扒一扒我那些奇怪的同事们》

ALL嘉

——————

101LBambam1a
给吃我×jackson的每位小女孩儿送上一支你们想要的口红,请不要刷我不知道的贫民品牌

102L
哇哇哇哇哇哇!!!大佬!!我想要YSL最新款的!!!!

103L
我我我也要那支!!!

104L
绝了,土豪我们做个朋友?

105L
不需要刻意和大佬交朋友,我觉得直接讨好楼主就行了

106L
楼上一语中的

107L一只大眼睛puppy
你们住口!

108LMark Tuan
啊Jackson好可爱~

109L
………………啊这是Mark他高冷男神的原属性吗?

110L
笑死我了……

111LDefsoul
暴露了他变态的原属性。

112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怪不得楼主说这两个人每天互怼啊

113L
变态攻!!!^q^

114L
楼上你……

115L一只大眼睛puppy
…………不管你们了我还要继续我的帖子呢!(请无视那几位我的friends)之前说完bambam和jinyoung,我说一下那位酒吧歌手和服务员…歌手叫yugyeom,还是位高中生,但是很奇怪他竟然有182……比我高好多好多!!每次他来上班都会到前台来伸出手揉揉我的头…可以说是仗着自己发育过度目中无人的坏小孩了!每晚刚做的发型就被他搞乱了,我是他的哥这个事实他好像完,全,忘掉了……虽然他…呃,腿很长,身材很好…还很帅!啊啊啊说youngjae吧!很温柔的弟弟,笑起来能感染到我,虽然有时候……笑到“忘情”会用他超级有力的手掌猛的击打我!那疼痛……嘶——

116L水獭
啊啊啊哥我哪有很大力啊!!

117L
又是一个有id的!目测这是youngjae?

118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yugyeom是我的菜我的菜我的菜啊!年下攻什么的真的高校级别的脆骨哇!!!

119L
冷茎!!!楼上你的口水都流到我这楼了!!

回复116L:120L一只大眼睛puppy
呀我说的是事实嘛!!话说你们今天……都不上班的吗??

121L
楼主真的太可爱了……好想抢回家…

122L
嚯??楼上是哪个星球来的愚蠢外星人?想得美要抢也是我打头阵的!

123L
妈的…明天就约了姐妹们一起去G7看楼主!

124L
楼上!我们结成临时塑料姐妹!我也要去!!

125LDefsoul
明天关门吧?

126LMark Tuan
No problem——

127LBambam1a
不敢有异……(我觉得行)

128L
等等几位大佬手速好快啊???让我们甲乙丙丁群众露个脸好吗??

129LMark Tuan
不行,Jackson的眼里只能有我——喔。

130L一只大眼睛puppy
………………Stop,bro

131L
我靠我鼻子下面怎么湿了……

132L
脑补出病娇鬼畜攻囚禁可爱呆萌受的场景!!果然楼上你是不是喷鼻血了啊?

133L
太刺激了……大晚上老娘睡不着了

134L
果然来这里的都是女孩子吧!!

135L
?嗯,看不起腐男吗,老子高举mark×jackson大旗!!

136L
我觉得7p……

137L
请住口。

138L
闭嘴吧136L?

139LYGyeom
请继续。

140LBambam1a
哟?终于憋不住了

141L
这id…莫非yugyeom??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狼狗???!!!

142L
姐姐们好呀,我是yugyeom喔——

143L
得了,我磕,我放下手里的瓜子不磕来磕年下攻好吧!!

144L
其实我觉得7p不错……(大声)

145L
(谁不觉得呢??)

146L
(7p刺激!!谁不喜欢啊???)

147L
(那你们怎么还用括号说话!大声说出来就好了嘛)

148L
(哟~这不是怕几位攻吵起来……)

149LJYP
确实不错,不过更想把Jackson占为己有而已

150L
惊了……我真的贼喜欢这种暗黑系的攻!!

151L
难道你们不该把关注点放在……那位调酒师也出来的方向上吗?

152L
闭嘴,这是导演的剧本!你盒饭要不要了?

153L
几位大哥真的不考虑一下……7p

154L
感动哭了,终于有人替我们问出了心声

155L
不敢动不敢动

156L一只大眼睛puppy
诶我……真的和他们是好朋友!你们为什么不相信?还有……7p是什么?手机吗?

157LMark Tuan
啊Jackson太可爱了——

158LBambam1a
来jackson,我私信你

159L
无语啊!!你们就要这样荼毒一个纯洁小男孩吗??

160L
楼主被吃掉是迟早的事了,不要装了

161L
真的……期待楼主被bambam1a大人解释7p后的感想…

162L
…会不会晕过去?

163L
想太多了

164L
明明是大晚上我的肾上腺素却直线飙升

165L
一起哈咖!!

166L
一起哈咖是啥?我只听说过一起哈啤

167L
一起喝咖啡蹦迪啊!!!

168L水獭
一群女孩子熬夜不好的喔!

169L
呜呜呜呜呜youngjae大人真的好暖……我爸爸都没这么关心过我!

170L
楼上,你站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171L
怎!么!办!!!!我一般对这种暖男的抵抗力是000000000

172L
我也超喜欢啊!!!!!怎么办我一开始站的Defsoul和puppy,现在觉得水獭欧巴真的好好啊!!!!

173L
敲啊!!我们一起爬墙!!

174LDefsoul
...

175L
楼上大哥怎么了,沉默

176L
妈的,我都不敢大声喘气了

177L
Deeeeeeeeefsoul大人!!!我选择你!!!!

178LMark Tuan
沉默是金。

179LYGyeom
所以Defsoul哥很有钱

180L
………………这是什么时代的十级双人相声

181L
虽然很低级但是我竟然面对着屏幕笑了起来

182L
+1

183L一只大眼睛puppy
我现在扒完了……准备睡觉了

184L
嘤嘤嘤,那puppy明天更不更啦!!!!

185L
老娘一拳一个嘤嘤怪,手拿消嘤枪冲死楼上

回复184L:186L一只大眼睛puppy
不会了!!因为我都说完了……哥哥弟弟们都出现了,明天晚上去酒吧可能不好过……

187LBambam1a
惩罚Jackson哥明天喝我新调的酒!!

回复187L:188L一只大眼睛puppy
完!全!拒绝!no!!

189LJYP
难道不该尝我的吗Jackson?我的酒比bambam的好喝多了

190L
……这明明是硝烟的味道我怎么闻到了发糖的甜味

191L
我看你是熬夜熬昏了吧楼上?我asdfgerthykuli

192L
…………救命啊楼上都已经脸滚键盘了

193L
噫!大家快去睡吧????

194L一只大眼睛puppy
不管了!!!谢谢大家来围观我的帖子,我终于把几天以来说不出口的话说出来了!明天就要去挨刀!

195LDefsoul
所以都说了,明天关门…

196LMark Tuan
我带Defsoul去Jackson家玩——

197LBambam1a
我也要去啊!!!哥!!!

198LJYP
好了好了,今天大家都快睡吧。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199L水獭
晚安各位~~灰灰

200LYGyeom
晚安,啵。








END

【论坛体】扒一扒我那些奇怪的同事们

一句要说的话↓
洗脚城下下周更,因为要开车,日期不定
大概会有下篇,不知道



↓看

——————

1L一只大眼睛puppy
如题,楼主刚大学毕业,经过一个朋友介绍去到一个酒吧工作,是在G市中心的最边上,平时人不多,晚上人多了点但也不至于人满为患。楼主我是个实习服务员,一开始还打算和几个同事打好关系,但是最近他们变得很不对劲。

2L
沙发!

3L
前排嗑瓜子

4L
这剧情,听到酒吧两个字我就知道不对了!(抢个前排)

5L
楼上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楼主快讲讲!

6L
G市中心边上好多家酒吧呢……楼主说的是哪家啊

7L
那边的酒吧一般都是很多人的!而且旁边就是商业街,平时人少的酒吧应该没有吧……

8L
那儿不是有几个gaybar吗?听说平时人挺少的…

9L
楼上不得了

10L
楼主id好可爱啊!!是真的在gaybar工作??

11L
明明是楼主的朋友介绍他去的!你们别想歪|・ω・`)

12L
楼上这么一说……我本来没想歪现在想歪了……

13L
楼上+1

14L
+2

15L
+3

16L
+10086

17L一只大眼睛puppy
那家酒吧的店主人真的很好!还有介绍我去的那位朋友,他俩一直很照顾我,不过总是吵架……他们好像是表兄弟(?)我朋友是我大学期间的学长,是美国留学生喔!!后来我毕业他就带我去那里了,薪水真的很高!店主是一个很冷漠冷酷冰冷的男人…………我没有其他的形容词了就这些,哦他最苏的地方是左眼皮上有两颗小痣…真的太帅了啊店长……对不起一直在跑题,其实我想说的是,最近我朋友和店长,还有店里的两位调酒师几位服务员,都,一直,在,性骚扰,我。

18L
………………刺刺刺刺刺

19L
楼上中风了,我来帮他把话讲完,刺激!!!

20L
靠,性骚扰!

21L
…只有我重点关注错了吗?楼主朋友和朋友他表兄弟看起来很有钱很酷的样子……

22L
楼上我也!楼主朋友是美国留学生,是不是超帅超有钱的那种!!

23L
想什么呢??你以为少女言情小说吗

24L
等等,你们不觉得那个店长……

25L
我也发现了

26L
那个店长怎么了??楼上快说完想急死人吗!!!

27L
左眼皮……

28L
两颗小痣……

29L
市中心边上的酒吧很多,最有名的是一家名叫G7的酒吧,店长叫Defsoul,副店长叫Mark Tuan,两人是整个街迷倒万千少女少男的男人。(科普)

30L
科普来的很及时,我平时在市中心那边工作,听到最多的名字就是Defsoul和Mark了

31L
哇哇哇哇哇哇!!?Defsoul他人真的超级冷超级酷啊!我有次和同学们去酒吧疯见过一面,真的……太帅了!

32L
楼歪了啊喂!!楼主呢!请继续讲下去!他们性骚扰你(……)然后你做了什么措施吗?

33L
楼主的id一看就是软萌的女孩子,被Mark拐过去当了服务员……莫不是被看上了……

回复33L:34L一只大眼睛puppy
……抱歉啊我是男人,我朋友确实叫Mark,但没想到他这么有名……我刚才还愣了会儿

35L
……男男男男男男

36L
对8起,楼上中风又犯了,我来帮他说:男人,好刺激!

37L
惊了!!楼主这么可爱的id竟然是男孩子!!!

38L
靠!事情是不是正在往不对劲的方向发展啊!

39L
……男孩子,被Mark介绍到Defsoul的酒吧里做实习…性骚扰

40L
楼上住口,我们不是傻子

41L
楼主一只小puppy大概是被看上了吧

42L
住手你们这群腐女子!!能不能想想论坛上偶然路过的直男朋友!

43L
我的腐女子魂正在燃烧!!

44L
一听就知道又是一个要火的帖!火钳刘明!

45L
楼主666!

46L一只大眼睛puppy
你们打字好快喔…我再讲,一开始Mark把我介绍过去,我就安安分分听他的话好好当一个服务员嘛…可是有一天!!他在我正准备端着一杯很贵(重点)的酒去送给一个财大气粗的客人的时候,他偷偷跑到我后面……捏了捏我的屁股…还是那种很%$#@¥的手法!又揉又捏还两只手都搓上去了!!我当时那叫一个世界观崩塌啊……又不能撒手因为我手里有酒瓶!幸好后来店长过来救了我一命,把Mark的手扯了下去…还好心帮我揉了揉被Mark捏疼的屁股…

47L
认证完毕,楼主傻白甜一个

48L
看到最后一句我能笑死在大街…楼主你是哪儿来的小天使!!

49L
我打赌是那俩兄弟串通好了的,一起吃豆腐

50L
楼上+1,可爱的楼主竟然还认为人家在帮他……

51L
一群邪恶的女人,如果人家真的是想帮他揉呢!

52L
怎么可能!我倒觉得是一场大戏

53L
两个帅气多金的男人和一只傻白甜的puppy……OMG这个3P文谁来写我给他撞大墙好吧!!

54L
绝了楼上,虽然想说你想的太多……我马上就开始写^q^

55L
一群腐女子的狂欢爬梯,我这种养老只吃言情的女人可以走了

56L
建议楼主小心,因为那两个男人真的魅力很大,不小心被拐吞吃入腹后就来不及后悔了!!

57L
我无语,楼主又不是傻子。不过本人是见过这两个传奇男人的,听说他们曾经把在酒吧里闹事的十几个混混都打趴了……还个个是健壮肌肉型男

58L
楼上讲的可信,我听我姐妹说过

59LDefsoul
没有那么厉害,那群人太过鲁莽,迟早被人教训。

60L
谁能告诉我……

61L
靠,惊了

62L
楼上上上……您好!!

63L
Deeeeeeeeee……

64L
对对对对对不起……楼上又中风了,我来帮他说说说说说

65L
楼上你也一样,我来帮你们说:59L是Defsoul大佬吗?
…………???我惊了

66L
惊了+1

67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Defsoul本尊竟然出现了!!超帅的男人啊!!!!!!

68L一只大眼睛puppy
我只是去洗了个澡……

回复59L:69L一只大眼睛puppy
呀哥,是你吗?

70L
楼主心虚了……

71L
喂楼主别怕!!你的扒一扒还没说完呢继续啊!!

72L
楼主明天上班会不会被Defsoul大人“教训”啊……

73L
你加个引号干什么!讨厌!

74L
Defsoul大佬大概暂时不会说话了……我希望楼主继续

75L
太有趣了……连Defsoul都出来了!!

76L一只大眼睛puppy
咳咳咳……我们继续,我现在在床上给你们打字,你们消息发的是真的快……说完了性骚扰说我其他的同事们吧。吧里还有两位调酒师一位酒吧歌手,一位和我一样的服务员。暂且说调酒师,一个长得很干净一个听说是从泰国来的,两人调的酒风味也不同,可以说是店里的特色了!关键是jinyoung真的好温柔啊…jinyoung是那个干净男人的名字,他拿手的是桃味鸡尾酒,各种颜色,超级好看!我空闲的时候他就会给我调……不过每次都很暧昧的凑到我嘴边说喂我喝…当然每次都被我拒绝,他好像也乐此不疲……另一个是那个泰国男孩儿,特别瘦,但是很性感,调出来的酒也是很烈的那种。有次不小心被强硬灌了一口他刚调好的酒,当时头就昏了,最后还是被Mark送回家才算是结局的……从那以后我就坚决不喝他递过来的酒杯!

77LDefsoul
bambam那小子竟然给你灌过酒?

78L
Defsoul大人冷静!

79L
我感觉自己在做过山车!这个情节的走向越来越有趣了啊!

80LMark Tuan
Def大人竟然发出了一疑,显然沉不住气了。

回复80L:81LDefsoul
你别瞎说,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回复81L:82LMark Tuan
我不告诉你,你自己猜,略。

83L
靠!骨科大法好啊!!

84L
楼上怎么回事!站错cp了啊喂!!!

85L
关注一下情节里的jinyoung和Defsoul大人说的bambam,楼主描写的估计也是两个美男子……

86L
^q^我站jinyoung和楼主!!我最喜欢温柔系男子了!看上去他还是腹黑的那种类型!真的爱惨了啊!!

87L
绝了,我站Defsoul和楼主

88L
楼上带我一个!!

89L
我站Mark和楼主!!!从大学就开始的缘分真的很戳我点了

90L
对对对我也站Mark×puppy

91L
这感觉就是在看耽美小说的既视感

92L
估计大家也是小说里那种才会出现的美男子呢……

93L
唉我也想有这种男人啊……

94L
楼上想的太多了!!快选个cp站!我站泰国小男孩儿和楼主!

95LBambam1a
楼上不错哟,看好你

96L
惊了!!出现的第三位剧中人物!

97L
Bambam1a??这不是隔壁某站一位很有人气的时尚up主吗!!

98L
就是那个全身都是奢侈品的全站最有钱阿婆主吗……

99L
在一堆大佬里企图寻求自身安慰

100L
我打赌,楼上一定是个男人





TBC